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行业要闻

《京都议定书》第二承诺期核心问题是减排力度

2018-10-10 07:48编辑:admin人气:


  hbzhan内容导读:多哈气候大会高级别会议将至,被发展中国家视为“最核心任务”的《京都议定书》第二承诺期却几无进展。目前,加拿大、日本、新西兰等国确定“跳船而去”,美国依旧“隔岸观火”,有条件答应承诺的欧盟和澳大利亚也仅仅提出“疲软无力”的目标。
  
  多哈当地时间11月30日早上,《京都议定书》第二期的草稿文案终于出台。但是,谈判已经没有时间了。
  
  在11月3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,《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》(UNFCCC)秘书处执行秘书长ChristianaFigueres对本报记者表示,“目前很多细节还在进行商定,其中最难的部分还是减排目标。”
  
  “欧盟除了表示接受《京都议定书》第二承诺期外,很多细节并没有实质进展。这离我们的预期差距非常大。”中国谈判代表团一名成员对本报记者叹了一口气,显得非常焦急。
  
  目前,承诺《京都议定书》第二期的国家仅有欧盟、瑞士、挪威以及澳大利亚,而日本、加拿大、新西兰以及俄罗斯等都已明确表示退出。
  
  而留在《京都议定书》第二承诺期的国家也并没有作出进一步的减排承诺——欧盟依然坚持在1990年的基础上到2020年减排20%,澳大利亚提出在2000年基础上到2020年减排5%。
  
  “减排目标太低,《京都议定书》就等于”消亡“了。”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(NRDC)高级顾问杨富强在多哈对本报记者表示。
  
  显然,在《京都议定书》第一期和第二期的交接节点,减排目标仍然是发展中国家和欧盟等发达国家的拉锯焦点。而漫长的利益拉锯意味着《京都议定书》的约束力被削弱。
  
  《京都议定书》是对发达国家减排唯一有法律约束力的条约。不过,上述中国谈判代表团成员表示,“《京都议定书》第二期面临着从法律条约沦为政治承诺的局面”。
  
  《京都议定书》第二期需要对参与国家、减排目标、时间长短等内容重新谈判修正,修正的草案还要通过缔约方的国家法律批准方可实施生效。而以欧盟为例,其通过修正草案的程序非常复杂,总共需要通过四个关卡:欧洲议会、欧盟27个成员国、欧盟委员会委员、欧盟理事会。“已经没有时间了。”上述人士说,“离《京都议定书》第一承诺期结束仅剩一个月,欧盟还没有开启草案修正的程序。”
  
  事实上,《京都议定书》第二期的谈判从2005年就已经开始,截至目前已历经了7个谈判年头。
  
  “7年都过去了,发达国家总是不接受他们本应该履行的减排指标,时间拖到最后,剩下一个烂摊子。如果发展中国家不接受,反要被指阻碍谈判。”上述人士表示。
  
  中国代表团第一副团长、国家发改委应对气候变化司司长苏伟表示,《京都议定书》第二承诺期的核心问题是减排力度。他认为,温室气体排放额度是有限资源,发达国家过去工业化发展过多占用该资源,因此应在今后作出更大减排努力,为发展中国家可持续发展腾出一定空间。
  
  代表发展中国家的“G77 中国”强调,某些发达国家应行动起来消除谈判障碍,而不是推卸排放的历史责任。

(来源:天地环保网)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已推荐
0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www.ztepe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
钢企产能困境难纾 “剩者为王”倒逼转型

钢企产能困境难纾 “剩者为王”倒逼转型



返回首页